您的位置  海南文化  文化

重庆珍档 | 从三峡染织厂到大明厂,一直保障着北碚的电力

自从1933年在熊明甫手里低价租得土地,另建厂房,并在1934年夏天搬迁过去后,三峡染织厂的生产经营都上了一个台阶。到1937年,三峡染织厂年产值已达到20万元,全川内经销点19个,工人近400人,两万多平米的厂房,自行发电,并为北碚提供电力。

1935年与卢作孚,与北碚擦肩而过的刘国钧,1938年带着设备和人材来到北碚。

刘国钧是江苏常州人,1930年盘回他当年参与创办的大纶机器织布厂,改造为江苏常州大成纺织印染股份有限公司,也称大成一厂,自任总经理,并在几年间飞速发展,又办了两个厂。1935年,刘国钧想开拓四川市场,亲赴四川考察,准备找卢作孚合作,没想到卢作孚正在上海,并安排好了接下来的广西行程,刘国钧打道回府时,在汉口找到了合作方,汉口震寰纱厂,合作开办了大成四厂。大成系列,从当年的1万个纱锭,发展到8万个纱锭,资本从20万扩张到400万,开创我国民族纺织工业生产丝绒、灯芯绒的先河,在下江一带是响当当的牌子。到1937年秋,恰好大成与震寰纱厂的合作到期,震寰纱厂不愿续约,选择了退出。

淞沪会战打响后,卢作孚在南京配合翁文灏主持的迁厂委员会,利用民生公司轮船组织抢运内迁工厂的机器设备,他派出了萧本仁到江苏各地走访厂矿,商讨运输事宜。在常州,刘国钧希望与民生公司合作的想法,卢作孚得讯,一边表示同意,一边电召三峡染织厂副厂长谢止冰立即赶往南京,接受指示后赴常州现刘国钧面议,达成合作意向,取了个新名字,大明。只可惜这些在常州的设备,虽抢运了一批出来,但在长江上遭到几次日军空袭,所剩无几。倒是大成四厂退出来的设备,有200来台织机,从汉口运到北碚也快。

1938年1月底,大成的第一批设备运到了北碚,实验区署也派员协助联系租买土地,扩大厂房。3月,刘国钧出现在北碚文星湾的三峡厂,边清理双方资产,边安排安装设备,边与在长江沿线奔波的卢作孚协商合作的事宜。初步确定大成公司与民生公司双方各占15万元份额,组建大明染织工厂,由查济民任厂长,谢止冰为副厂长。

不久,汉口隆昌染厂也来联系合作事宜,这倒正好,隆昌染厂也是汉口有名的染厂。三方商量好后,于1938年6月在重庆陕西街糖业改进会开第一次筹备会,谈定合作方式,组建40万元份额的大明染织股份有限公司。其中,隆昌染厂占5万元,选出卢作孚任董事长,刘国钧任总经理。下设大明染织工厂,厂长查济民,副厂长谢止冰。

大明厂一边安装调试230台织机和印染设备,一边磨合组织生产,也为北碚市街供电。

7月的一个晚上,刚组建才三个多月的四川中学师范部,在极度困难的条件下,顽强地办了一次面向社会的期末音乐会,以抗日为主题,独唱合唱、小提琴、二胡独奏,搞得煞是丰富。北碚人几乎没见过这场面,外乡有见识的人,也会感到兴奋,毕竟这是在抗战开始了一年,毕竟这是在一个小乡场。有四个像是大明厂的职工,拿着三张票,没能全部入场,就放言回厂里去把电线剪了,让大家都看不成。这当然被众人责骂一番,也没当回事,可再演出不久,台上声情并茂,台下痴痴如醉时,电灯忽明忽暗两三次后,终究灭了。表演草草收场,观众愤愤不平。

后来,大明厂官方解释,那几个不知是哪里的工人不过是说点斗气话,谁敢真去剪电线?只是恰好,这几天嘉陵江水位变化大,厂里取水的吸水机移动时,发生短路,把电机烧了,才导致停电,特此致歉。

这是一个真实却难明真相的小插曲,因为那晚停电的就只有在表演的兼善大礼堂,而街灯都一直亮着的。

这个小摩擦并不妨碍北碚的文化活动越来越丰富,大明厂对北碚的支持也越来越多。

书说北碚:从三峡染织厂到大明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